澄夕悦晚

黑我可以无所谓,
但别让我知道你黑晚吟
不然和你死磕到底

当攻对受说“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CP:忘羡,曦澄,追凌,桑仪,聂瑶

接龙段子,顺序如上CP顺序,注意避雷
(好吧我就是来混更的)

最后肯定都亲到了啦,小肉渣,特别小的那种

没问题就走吧————


忘羡

蓝湛:“……”(你觉得蓝湛会说这样的话吗?)
(会的啦,为了魏婴在OCC边缘大鹏展翅)

路过的蓝涣:“额……这个,咳咳,无羡啊,忘机问他可以亲你一下吗?”

耳朵红了的蓝湛:“嗯……”

魏无羡:“二哥哥我真的太喜欢你了!!!一下怎么够,我要亲二哥哥一辈子~mua~~~”

脸都红了的蓝湛:“好,天天”

蓝涣: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눈_눈)好心帮弟弟一下反被秀一脸,我要去找晚吟


曦澄

急匆匆地赶到莲花坞找了一圈终于在最靠近莲花坞边境的湖中亭找到了江澄的蓝涣:“晚吟,我有话对你说”

难得心情好到都面露微笑的江澄:“有什么话就说”

感觉今天有机可乘(蓝忘机:??兄长?  蓝曦臣:是机会不是忘机啦,傻弟弟)的蓝涣:“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笑容僵到脸上的并摸摸紫电的江澄:“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笑容同样僵硬了的蓝涣:“我说我可以请你去云深不知处一下吗?”

江澄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小舟,“不好,我回去了”

蓝涣顺着江澄的余光看去,才注意到这里除了江澄还有一个站着三个“小朋友”的小舟

看到蓝涣看了过来,三人立刻撑着船逃走(蓝曦臣:跑什么跑,我看到了,思追和景仪家规三遍  蓝忘机:才看到小舟啊,傻哥哥)

算了,反正晚上还是可以亲的,不是吗?


追凌

逃离危险的三人一直跑到了莲花坞外才停下来

金凌:“好险好险,还好舅舅和泽芜君没追上来”

蓝景仪:“大小姐你是还好,我和思追看来都要抄家规了”

金凌:“你叫谁大小姐呢?!”

蓝景仪:“谁应叫谁!”(日常吵架√)

蓝思追:“好了好了,你们别争了。(日常劝架√)景仪你也真是的,阿凌他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大小姐了,你还偏偏提起”

“蓝思追我们还算不算兄弟?见色忘友的家伙,还没有聂宗主可靠!再见了我去清河了,我可
不像想仙子一样”说完,蓝景仪就上剑飞走了

金凌:“自己不也是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蓝思追:“嗯。。。。阿凌,你可以。。。向我回答泽芜君问江宗主的问题吗?”

金凌:“…………我还不想去云深不知处”

蓝思追:(눈_눈)“阿凌……………”

蓝思追:“阿凌,我问你,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金凌:“这个……回…回去以后让你亲”

蓝思追:“嗯,阿凌说好的哦(^_^)”


桑仪

匆匆赶到不净世的蓝景仪第一件事竟然是。。。:“聂宗主,今天有什么点心呢?”

聂怀桑从桌上端起一碟杏仁酥,摇着扇子说道:“景仪叫谁呢?这里可还有位聂宗主呢”

旁边坐着的聂明玦:叫我干什么?没看见我在和瑶瑶卿卿我我吗?

金光瑶在他记仇的小本本上第N次写上聂怀桑的名字

蓝景仪为了点心可怜兮兮地开口道:“怀桑桑~我要吃点心~”

聂怀桑笑得一脸奸诈,放下点心合起扇子,温柔地问道:“那,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蓝·天真的一批·景·特别爱吃点心·仪点点头,一把夺过杏仁酥,完全没注意聂怀桑刚才在说了什么“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聂怀桑可没给他迟疑的机会,直接凑上去抱住蓝景仪,痴情地吻了下去

聂瑶二人:。。。。。当我们不存在???

蓝景仪:发生了什么Σ(゚д゚;)我的杏仁酥怎么掉了???

聂瑶

金光瑶默默地拉着聂明玦远离这对撒狗粮的夫夫,事实上只是怕聂明玦有样学样

因为身高的巨大差异,金光瑶没看见聂明玦脸上意味深长的表情(金光瑶:嗯,我二米七,也难怪看不到)

路过寝室时,聂明玦突然一把拉住金光瑶,低头对他说:“瑶瑶,我。。。”

金光瑶突然伸手想抵住聂明玦的嘴唇,但是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勉强只能够到下巴。。。。。

聂明玦会意,立马半蹲下让爱人抵住嘴

金光瑶特别骄傲地在聂明玦嘴上摸了摸,“我今日去找二哥时就看见忘羡了,还跟着二哥去了莲花坞才回来的,都是攻问的,你可不能先问( ー̀εー́ )”

聂明玦闻言,一把抱起金光瑶“谁是攻?”

金光瑶看看自己好像起码离地一米,秒怂“你,你是(ಥ_ಥ)”

聂明玦难得温柔地展开微笑对金光瑶说:“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要知道聂明玦的笑容频率和蓝忘机可是有得一拼,金光瑶连回答都不用就直接脸红着亲了上去

聂·其实把阿瑶抱起来亲亲·明·突然想起来什么事·玦:“不过阿瑶啊,你去找二弟怎么都不叫上我呢?该罚”

金光瑶:???绿得不明不白

所以连放都没放就直接抱去寝宫了,反正也要入夜呢不是吗?

不过。。。。要入夜了啊,这个夜晚,注定不太平。。。。。

——————小番外————

第二天早练时刻,难得有些人没来监督(哪些人你们懂的)

江家——
江家弟子A:“真奇怪,今天怎么是主事监督啊?宗主去哪呢?”

江家弟子B:“蓝宗主夜宿莲花坞,宗主没来不是很正常吗?”

江家弟子C:“以后蓝宗主来了可以不守夜吗?我们还小”

江家主事:“唉,我也蓝宗主少来啊,心疼我们宗主的腰”

蓝家——
蓝家弟子ABC:没事,我们已习惯了,自己练自己练

蓝家主事:蓝老先生的救心丸好像又没了,有人愿意送来吗?在线等,急!!!

金家——
金家弟子A:“好吧好吧,宗主自己又作死了”

金家弟子B:“要不要去看看宗主啊?”

金家弟子C:“没事,反正有人在照顾”还是诚实地为宗主留了补阳粥在厨房

还是不放心去看的金家弟子B:“完了,蓝家首徒自己先尝了那粥,要白日宣淫了”

金家弟子C:“我先下山去买假肢了,宗主多保重身体”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聂家——
别看了,晚上睡眠质量差得想离家出走的聂家弟子还在补觉呢,毕竟来一次就是别的世家弟子的两倍(ಥ_ಥ)

评论(4)

热度(393)